Call: 1-800-837-5254

100多间出租房-苦涩的家庭仇恨

Feb 19, 2021 (0) comment , ,

你能想象身价$2000万的是图中的这位老人么?

乔·奥弗维尔德(Joe Overtveld)在渥太华的公寓接受采访时说:“我想要陪伴。我想要一个照顾我的女人,一个有爱心的人。” 新娘穿着白色蕾丝连衣裙,并有她的妹妹在旁边。新郎坐在轮椅上,他的两个大朋友陪着他。简短的仪式结束后,新婚夫妇接吻。

生活自由受限制

他们决定直到圣诞节假期之后才告诉他的孩子关于婚礼的事情。 

但是他的孩子们认为,他们的父亲缺乏作出独立决定结婚的精神能力,因此子女向法院提出了申请,提出Gilles缺乏独立做决定的能力,所以希望法院可以废除这场婚姻。

案件在法院审理时,Overtveld正在与他的妻子分居,住在由他的孩子制定的一套“房屋规则”下的两居室公寓中。而Gilles在儿女的限制下,包括:他每天晚上只能接待90分钟的访客。 还规定好了时间段,如果想要延长探望时间,必须向子女提出书面申请。

「愿得一人心,携手共白头」?……幸福是什么?相信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诠释。

今天这位主人公,是加拿大一名拥有100多间出租屋千万富翁的故事。1953年,他揣着兜里仅有的5美元,从荷兰移民加拿大,一路打拼,如今身价已经有约$2,700万加元。然而他却坦言,自己很不幸福,虽坐拥千万财富,却连过最平凡家庭的生活都成奢望。

加拿大媒体报导,Gilles Jozias Overtveld今年92岁。1953年,Gilles揣着兜里仅有的5美元从荷兰来到了加拿大。

几十年来,他一路打拼。从电气工程师到转战房地产。早在几年前,Gilles就已经拥有100多间出租屋,成了名副其实的包租公,身价约$2,700万加元。

事业上,Gilles可谓获得了巨大的成功。可他的家庭生活却不尽人意。

关心变成别有用心

2014年,Gilles中风了。三年前,他的子女认为其中风后的精神状态不再适合处理公司的业务,于是便劝说Gilles签署了一份授权书,由子女帮她管理公司。

不仅如此,Gilles的子女还拿走了他的护照等个人证件,「美其名曰」担心父亲遇到身份欺诈。

Gilles虽然年老,但却不糊涂。他知道从2017年开始,自己儿女就开始控制他的财务,女儿还曾从他的账户中提取大笔资金。

作为父亲,Gilles心里并没有过多的责怪他们,毕竟他们是自己的子女。他只是感到很崩溃,因为没有银行账户,他就没法继续获得钱。

那年是2018年12月,一年多以后,这名91岁的新郎身价约2700万美元,与55岁的儿子和女儿发生法律纠纷。为了夺回的主动权,于是他向自己认识长达35年的好友Tito Juardo求助,他想要一个人照顾他,这位老太太将继承丈夫财产的三分之一,但他的女儿却认为父亲的好友是想要霸占他的财产。

Gilles表示对此感到绝望,他坦言,「如果你活得不像一个人,你跟一个死人没啥区别。我没有银行帐户。我无法转账……如果那不能使任何人感到沮丧,我不知道会怎样。」

作为一个拥有自己房地产公司千万富翁,Gilles却无法拥有最平凡的家庭生活。他的故事与经历,的确让人唏嘘。

虽然我们无法知道老人与其子女们之间详细的恩怨因果关系,但在很多人都在拼命追求财富的同时,是否有静下心来思考一下,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?人生的真正意义又是什么?

他的代理律师说,我明白他的子女很不高兴,但是并不代表子女可以随意的以,精神状态不能自理而限制父母。

我们从财富规划的角度来说,没有人会认为自己的子女不好,每个子女都是可爱的,懂孝顺有品德的人,但是当what if (万一)的情况发生时,您愿意面对像Gilles的处境么?他还在跟子女打官司。

我们可以协助您,提前规划好,防止遇到精神不能自理,或,随意被他人主宰命运的事件发生,您需要通过合理合法合情的方式来解决财产使用及归属问题,同时达到税务最小化与家庭成员关系融洽,家族产业永续留长。

Comment (0)

免費一小時咨詢

我深知財富計劃可能是一個令人心煩意亂的領域,這個行業中有許多時髦的詞和術語,可能會不知所措並且經常感到困惑,也可能對自身情況一知半解沒有科學判斷。即使知道了單一用途,也不確定如何整合協同。

我的目標是通過無壓力的方法來幫助我們的客戶充分理解一切,並通過一些簡單的步驟幫助客戶理清並掌控其財務狀況和財富前景。